微信公眾號
理論研究

李林穎:《重慶市巴南中學校志》誕生記

來源:《重慶地方志》2020第4期    發布時間:2021-09-18 14:13    閱讀數: 225

《重慶市巴南中學校志》是巴南區的第一本校志,不少史料填補了巴南區教育史空白 。我是《重慶市巴南中學校志》主編,幾年磨一件事,用汗水見證了編修校志的艱辛,仿佛打了一場硬仗惡仗,刻骨銘心的體煉了一次煎熬的修行。挖掘的百年老校的優秀文化成果,對當今中學辦學有著重大的價值借鑒。望這本校志誕生所經歷的故事,能給來者以啟迪。

2013年3月28日,學校校長辦公會研究決定,由我負責牽頭撰寫《重慶市巴南中學校志》,并向重慶市教委和巴南區教委及李家沱街道、南泉街道提供相關修志的資料。主要是因為重慶市教委編撰《重慶市教育志》要求屬市級重點中學學校要提供一萬多字的“濃縮版校志”內容,巴南區教委編撰《巴南區教育志》要求全區各學校要提供相關修志資料,巴南區政府、李家沱街道、南泉街道的修志對學校也有相應要求。而巴南中學是由重慶十中和重慶三十四中于2019年9月剛剛整體合并的一所高中,學校歷史急需挖掘整理,但歷史脈絡都沒理清,更不說修志,因此,編修校志是兩校合并后的一件大事。而我曾為界石中學寫過校史,所以學校決定由我牽頭編修校志。

一、啟動校志的編修
“校志到底該怎么編修?”在2013年時,對我可真是一項挑戰。當時,巴南區的中學校還沒有哪個學校有修志的先例可模仿,我們學校也沒人知道該怎么編修。我們面臨著許多問題,如兩校合并歷史到底該怎樣梳理?怎么確定歷史主線?學校源頭在哪里?
我綜合各方面的意見和對兩校歷史進行了初略了解研究后,及時擬訂了三個書面的方案:一是《重慶市巴南中學校志撰寫提綱》,二是《重慶市巴南中學校志研究與撰寫工作方案》,三是《重慶市巴南中學校史志課題研究方案》。其次,建立編修團隊,2013年4月10日,我組織相關人員在學校教學樓八角亭會議室召開了校志編修專題工作會議。參加會議的有學校領導、老師代表、退休領導代表和退休老師代表,共計二十余人。本次會議,我組織成立了學校校志研究與撰寫工作組,我將其中的十余人分成了重慶十中組、重慶三十四中組、重慶巴南中學組等三個工作組。重慶十中組:齊瑞華(組長)、梁大偉(副組長)、蘇培春、袁璞;重慶三十中組:張光良(組長)、王文忠(副組長)、鮮思焱、雷長纓、趙耘辛;重慶巴南中學組:李林穎(組長)、黎斌(副組長)、補曉欽、鄭嘵霞。三個小組分別進行資料收集與初稿撰寫,最后由我負責綜合統稿。
重慶十中有100多年辦學史,重慶三十四中有60年辦學史。兩校合并,檔案遺失嚴重,除能查閱到的檔案,還必須結合調研走訪、書信聯系、電話聯系、查閱擋案館、實地考察、課題研究等多種形式來進行彌補。
邊寫邊研,邊研邊寫,課題研究是編修的重要途徑。2013年4月23日,我們向重慶市教委史志辦公室申報了“重慶名校史志研究——重慶巴南中學史志研究”課題,重慶市教委給予了立項,課題代號為MXYJ—PG—088,我是課題負責人。接著,向巴南區教委教科室申報了“重慶巴南中學史志研究”課題獲得立項。2013年6月4日,我們在學校八角亭會議室舉行了課題開題會議。同年11月19日,在區教委指導下,我們向區科委滾動申報了“重慶巴南中學史志研究”課題,獲得立項,區財政為課題撥款20000元《重慶市巴南區科委關于下達2013年社會事業單位科技計劃項目的通知》(巴南科委發〔2013〕17號)。
同時,組織召開了多種形式的會議,挖掘彌補檔案資料的不足。如2013年5月11日,在學校會議室召開了重慶十中老領導、老教師、老校友會議,王美倫、齊瑞華、袁璞、吳天才、蔣惠川、許世虎、曾代偉、錢黃等參加了會議,主要收集和挖掘重慶十中的辦學特色資料。2013年5月21日,又召開了重慶三十四中老領導、老教師代表座談會,喻德安、陳文杰、陳天烈、羅文星、王福全、吳楊君、趙耘辛等參加了會議,主要挖掘和收集重慶三十四中的辦學特色資料。
二、趟過編修的彎路
啟動修志一年后,我們拉出了30萬字的初稿,寫出包括歷史沿革、辦學思想、師資隊伍、教育教學、辦學條件、學校特色、教育人物等七章內容的校志。2014年4月3日,我們邀請巴南區志辦專家王嘉麗等一行五人來校進行初審,專家們審讀后點評:“巴南中學的這部校志是我區的第一部校志,內容詳實,史料豐富,意義重大,功在千秋。之前還沒有哪個學校舍得花大力氣來寫,僅一年的時間,已經取得了階段性成果,不少史料填補了巴南區空白,讓當地鎮街的修志也能得到充實。但是,從志書的普遍要求來看,這還不是規范的志稿,存在史志不分情況,把志寫成了史,修志要求是橫排豎寫,無評無說?!?/span>
區專家組的點評,讓我知道我們走了彎路。同時讓我明白:一年的努力把“志”寫成了“史”,也才真正明白“到底該怎么修志”,修志要求每一章、每一節、每一目都要“橫排豎寫”。寫好一個“目”都要象解決一個科研課題一樣,要認真反復研究后才能下筆,一本志書應有幾十個課題需要研究解決。大家在知道“橫排豎寫”的艱難后,有的同志就提出不干了:“寒暑假都沒有休息,太累了,橫排豎寫太難了,不寫了?!闭f實話,我的心里也十分煎熬,一年里我們“摸著石頭過河”,都非常的努力,周末和寒暑假都沒有休息,卻走了彎路,心沉甸甸的,主要責任在我啊。怎么辦?“革命尚未成功”,必須要有擔當,必須得重寫!我先給大家做思想工作,我要讓大家認識到:這一年的工作沒有白做,因為如果沒有這一年的資料收集與撰寫,按照修志的“橫排豎寫”高要求,我們一開始就去“橫排豎寫”的話,是修不出“志”來的,因為校志的編修是必須建立在有充分史料基礎上的。這觀點最后得到了大家的認同,在學校校長的支持下,我重振旗鼓,主動學習提升,重新擬訂了“寫作提綱”,在征得區志辦和市教委志辦審閱確定后,從頭再來,重新開啟了修志的征程。
三、探尋辦學的源頭
重慶市巴南中學校的辦學源頭到底在哪里?其探尋讓我們費了些周章。我們以歷史發展最長的重慶十中為主線,進行校志歷史脈絡梳理,重慶十中的辦學起點過去只挖掘到1927年的巴縣縣立女子中學。然而,通過本次修志,我們走訪了重慶市和巴南區檔案館,查閱了《四川書院史》等資料后我們發現:巴縣縣立女子中學是由巴縣縣立女子小學改制來的,巴縣縣立女子小學又是由登贏書院改制來的。著名歷史學家、四川大學教授胡昭曦所著《四川書院史》記載:“登瀛書院,在巴縣東里接龍鄉,光緒三十年(1904年)建,清末改制后為巴縣縣立女子小學校?!睋涂h歷史記載:1927年9月18日,巴縣知事(縣長)袁恩煜應巴縣有識之士提出擴大女子接受中等教育機會,建立一所女子中學的提議,批準將巴縣縣立女子小學升格為巴縣縣立女子中學,學校在重慶城的放牛巷至圣宮。
1927年巴縣縣立女子中學首次招收初中女生兩個班共85人,師范兩個班共96人,1937年學校開始招收高中生一個班57人??谷諔馉幈l后,為躲避日本飛機的轟炸,學校從重慶市中區放牛巷至圣宮遷至南岸馬家店胡家祠堂,1939 年遷到九龍坡跳蹬鄉羅家灣??箲饎倮?,1945年8月,巴縣縣立女子中學遷到風景秀麗的南溫泉。1950年7月巴縣縣立女子中學更名為川東區巴縣中學,1951年8月更名為重慶市巴縣中學,1953年5月15日更名為重慶市第十中學校。同年,重慶三十四中在李家沱郭家崗也開始興建。所以,1953年至2009年為兩校并存發展時期。2009年8月,兩校整體合并為重慶市巴南中學。從歷史脈絡的梳理中,我們發現了重慶市巴南中學的辦學源頭是“登瀛書院”,這一發現得到了區政府志辦和市教委志辦認可。
2014年7月9日,為了尋找學校源頭的具體辦學地址,我組織鮮思焱、王文忠、梁大偉、黎斌等同志驅車前往巴南區接龍鎮,實地考察了登贏書院舊址。首先,我們查閱了接龍鎮志的記載,訪問了接龍鎮政府負責地方志撰寫的陳朝友同志,并訪問了曾在登贏書院校址讀過書的老校友,他們給我們畫出了登贏書院辦學的布局圖,讓我們找到了登贏書院舊址,找到了學校最初的辦學源頭。
源頭確定后,巴南中學的辦學歷史脈絡就清晰了,我把歷史脈絡梳理為五個發展階段:登贏書院時期—女子學校時期—巴縣中學時期—兩校發展時期—巴南中學時期。
四、攻堅克難的煎熬
“修志”的嚴謹性比“修史”的嚴謹性不知要高出多少倍,修志的差錯率要求含標點在內不得超過萬分之一,且必須遵循“三審三?!痹瓌t。我們學校的修志主要是在巴南區政府志辦審閱指導下進行的,同時,也得到了重慶市教委修志辦的指導。巴南區政府志辦給我們志稿進行了嚴格的“三審三?!?。

“不經一事,不長一智?!毙拗菊嬲钇D難的不僅僅是語言文字的多次修改,而是來自專家指導和學校領導對結構要求的大調整。如果文字修改只是在“肉”上動刀子,那么結構大調整就是在“骨”上動刀子,結構之變真是不乏艱辛。如2013年12月12日,重慶市教委修志辦專家在審閱我們志稿時,要求我們新增加一章“學生”;2014年4月,巴南區志辦專家在對志稿初審后,要求我們增加一章“黨群組織”;復審后,又要求我們把“教育思想”劃分為兩章,增加一章“學校文化”,同時要求在“人物”一章里再增加 “榮譽”一目等等。動一章,全書都得動一動。尤其來自領導決定之變化。2015年12月29日,我們的志稿在經過10多遍修改已接近“清樣”時,學校校長辦公會決定要求我們再增加“近三年內容”,目的是為了讓校志更具有現實意義。這看似簡單的決定,卻是最大的結構調整,因為它涉及到每一章每一目的銜接變動,而新增的每一個內容都必須得從最初的草稿寫起,仍要一字一標點的字斟句酌,“多一字繁,少一字殘”,尤其是需要印刷廠的電子版文字也得跟著我們配合修改才行 (為了便于修改,在2015年11月6日我們對印刷廠就已招了標)。印刷廠配合一段時間心煩了,就開始拖拖拉拉,有時一拖就是幾個月,由于印刷廠的電子版格式化文字在我們自己的辦公電腦上一個字也改動不了,我們只得依靠他們配合,而他們卻故意拖拉,讓我們很是煩惱。我們也試圖另找印刷廠,結果咨詢法律才知道,除非與他們解除合同另行招標。沒辦法,我們只有百般忍耐,心平氣和地與他們進行平靜交涉,直到 2018年 5 月,四川大學出版社“進入程序”后,他們才又開始配合直到志書出版。印刷廠的“不配合”讓領導和專家都不理解,學校老師中也存在“異樣目光”。修志難,結構之變更難,我算體會到了,在這段煎熬的日子里,心底受著千錘百煉的磨礪。

五、校志出版誕生
2019年4月,校志終于出版誕生?!吨貞c市巴南中學校志》70余萬字,由四川大學出版社正式出版,印刷2000冊;《師生名冊》40余萬字,作為校志附錄書籍付印2000冊;濃縮版《重慶市巴南中學校志》近2萬字,編輯為《重慶教育志》第十七章。


(作者單位:重慶市巴南中學)



三级特黄农村妇女